TOP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

小说娃 >> 绝对掌控 >> 第74章 崽崽(二)
  • 主题:

  • 字体:

    -

    18

    +
  • 重置

第74章 崽崽(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绝对掌控 小说娃 xiaoshuowa.net查找最新章节!

第74章 崽崽(二)

舒瑶紧跟其后,严肃认真地告诉自家崽崽:“爸爸说的都是真的。”

前不久,一直有合作的千野老师带着他的妻子登门拜访,他的妻子是那种标准的“大和抚子”,笑起来十分温柔。

在这点上,梁衍倒是没有说谎。

梁斐小朋友立刻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呀。”

“不过,”梁衍忽然话锋一转,“这毕竟是日本那边的习俗,我们平时不会这样讲。”

梁斐郑重地点头。

称呼的风波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舒瑶松口气,顺手拿过纸巾,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她仍旧有些后怕。

太惊险了。

好在梁斐心思单纯,完全不了解大人世界的险恶。

他真的以为只是个简简单单的称呼。

晚饭后,梁衍负责验收梁斐今日的学习成果,而舒瑶洗过澡后,啪嗒啪嗒,穿着鞋子跑去床上,专心地看今日更新的新番。

她如今过的十分自在,简直就是先前梦寐以求的那种生活。

因工作性质,她极少出门——梁衍为她专门在家中建造了顶级录音室,会有专业人士过来帮助她进行录制。

从梁斐出生到现在,他的教育一直由梁衍和专业育儿师负责。

甚至,舒瑶都不曾喂过他一次。

而梁衍,也在梁斐诞生后去进行了某项小手术。

他对舒瑶说:“有一个意外就够了,我不想再有第二个。”

舒瑶深以为然地点头。

她翘着两只干净的脚,趴在床上认真看漫画,刚刚看到一半,听到门响。

舒瑶没有抬头,感受到梁衍身上淡淡的香气,他俯身,亲吻舒瑶的侧脸,脖颈,锁骨,低声问:“今天用的哪种沐浴露?

怎么这么香?”

舒瑶尝试推开他:“就是你刚刚买的那一种呀。”

她不知道梁衍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旺盛体力,昨天一次,下午在书房一次,现在竟然还有精力逗弄她。

舒瑶仰起脖颈,手指深深插入梁衍发间。

他身上的香水气味愈发浓郁,舒瑶微眯着眼睛,难以自抑地从喉中发出声音。

梁衍吸吮着她的脖颈:“乖一点,以后咱们只在床上说这些话,当着孩子的面,就收敛一下,好不好?”

一句话弄的舒瑶面红耳赤,急忙反驳:“我不是故意的,说顺口了嘛。”

梁衍抱着她,一路抱到落地窗前,笑:“好,都听瑶瑶的。”

他轻啄舒瑶的脖颈:“今天试试站着。”

舒瑶闭上眼睛,承受着梁衍的亲吻。

另一侧,梁斐小同学刚刚接受完父亲的教学成果验收,有些睡不着,认真地用手机和好朋友进行聊天。

论辈分,萧怀信和萧令仪都比他要长上一辈,但事实上,他们也不过比梁斐大了四岁而已。

梁斐和这对龙凤胎的关系很好,经常找他们聊天玩耍。

梁斐打字:[怀信,维景叔叔的求婚又失败了吗?

]

萧怀信:[嗯]

梁斐:[不是说宁阿姨已经怀孕了吗?

]

小孩子想不通。

萧维景是父亲的表弟,年纪已经很大了,到现在没有结婚。

虽然梁衍早早地教育过孩子,结婚与否是一个人的自由。

人可以选择结婚,也可以选择不结。

但萧维景不一样,他是被迫不结婚。

他有个女友,两人之间恋爱拉锯好多年,到了如今,女友都怀孕了,却还是不肯嫁给他。

萧令仪:[所以说啊,维景哥哥真的好可怜哦,这都老来得子了,还不能父凭子贵]

萧令仪:[下周一起玩吗?

]

梁斐:[我需要问问我爸爸]

想到这里,梁斐将下午听到的那个冷知识分享给了两个好朋友,不解地问:[你们父母平时在家里也这样互相称呼吗?

]

梁斐知道自己妈妈平时喜欢叫爸爸为“哥哥”。

他对这个称呼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射雕英雄传》中,黄蓉还称呼郭靖为靖哥哥呢。

这只是恋人间的称呼。

但今天晚上的这个称呼,严重超出了梁斐小朋友的认知范围。

萧令仪满不在乎:[叫这算什么?

我妈妈还叫爸爸为二叔呢]

萧怀信:[都是大人之间的特殊爱好]

萧怀信:[等你长大后就懂了]

梁斐盯着萧怀信的回复看了半天,恍然顿悟。

大人的世界十分复杂,他的确需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弄明白。

正如他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妈妈的脖子和手腕上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痕迹。

父亲很爱母亲,这种爱超过他爱任何人。

梁斐先前羡慕同龄人会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但父亲告诉他,不会再给他增添。

一想到这里,梁斐深深地叹了口气,拿起笔,开始写今天的日记。

他的日记本很厚,有好几本,其中有一本,是舒瑶和梁衍为他写的。

从舒瑶刚刚检查出来怀孕。

梁斐认真地打开日记本。

第一页,是舒瑶娟秀的字体。

“给我即将到来的宝贝”

他认识的字已经很多了,足够让他来进行流畅的阅读。

第一篇日记是舒瑶耐心记下来的,当医生确认怀孕之后,梁衍当晚几乎没怎么睡觉,还会把耳朵贴到她小腹上去听声音。

当然被舒瑶笑着念叨了几句。

孩子太小了,只有肚子的咕咕噜噜声,不会再有其他动静。

当他在肚子中第一次活动的时候,舒瑶表述了自己的心情,有点怕,还有些紧张。

舒瑶在这本日记中分享了许多趣事,譬如她坚信吃葡萄会让孩子的眼睛又大又亮,为此吃了好多的葡萄和提子,直到梁衍哭笑不得的阻止她,解释这些还是要靠基因。

其中,有几篇日记,并非舒瑶的笔迹。

而是梁衍写下的。

那几篇日记中,梁衍寥寥几笔,提到舒瑶的身体状况。

怀孕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但偶然的着凉,让她发起了高烧。

孕妇高烧后用药必须十分谨慎,舒瑶不肯吃药,和医生沟通后,只用退烧贴,依靠物理降温,才勉强撑了过去。

她无法再坚持写日记,但又固执地不想让日记就此断掉,便委托梁衍写下。

与舒瑶可以洋洋洒洒写一大堆不同,梁衍写的很简短,少带感情来描述此事,只是在末尾,增添了几句话。

“给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不知你是男是女,妈妈为了你的诞生付出许多。

她本来是个吃不了苦头的人,却甘愿为你承受痛苦。”

“但愿你能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

后面有几行字,被黑笔涂掉了。

但这也没关系,梁斐已经从其中读到了浓浓的父爱。

每每读到这几页,梁斐都会发自内心地想,今后一定要好好地听妈妈的话,不要让她失望。

他合上日记本,心满意足地爬到床上休息。

浴室里,梁衍坐在浴缸中,而舒瑶则是坐在他身上,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她说:“阿斐现在应该在写睡前日记吧。”

梁衍满手泡沫,在仔细地给舒瑶清洗着头发。

用的洗发水是甜甜的橙子味,把她头发上不小心沾上的气味盖掉。

梁衍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舒瑶想起先前梁衍替她写的那几页日记,不满:“当初你也太任性了呀,怎么能在日记本上写那种东西,宝宝看到后会难过的!”

当初舒瑶生病,只能让梁衍替她写日记。

梁衍中规中矩地记着,最后一页却写了了不得的东西。

“但愿你能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

“毕竟你只是一场意外。”

梁衍无奈:“还不是瞧那小家伙在你肚子里折腾的烦人。”

舒瑶努力把脸贴在他胸膛上:“那可是你儿子哎。”

梁衍冲干她发上的泡沫:“我疼他,是因为他是你好不容易才生下来,有你的血肉。”

舒瑶为梁斐鸣不平:“别人都说父爱如山,到了你这里,就是父爱如山体滑坡、山崩地裂、山崩海啸!”

“成语学的不错,”梁衍慢条斯理地揉搓着她的发丝,“父爱全给了你,这还不够么?”

甜橙味的气息把舒瑶整个人包围,她拉住梁衍的胳膊,把脸颊贴上去,闭上眼睛,满足地喟叹一声。

“够了,”舒瑶说,“再也不需要其他东西了。”

她不知道正常情侣间是如何相处的,但梁衍对她,的的确确是花了不少心思。

舒瑶眼中,他如父如兄,也是她可以全面信任和依托的丈夫。

而梁衍将她当做妻子、孩子一样宠爱,细心照料,处处用心。

也的确如他先前所说,心血全部用在舒瑶身上,分给梁斐的,就不太多了。

在食物方面,梁衍有个奇怪的忌口。

他不喜欢吃熟了的黄瓜。

作为配菜的话,梁衍勉强能够接受,但绝对不会吃,哪怕一口。

而梁斐小朋友,在梁衍忌口的基础上变本加厉,他不喜欢吃黄瓜,无论是生的还是熟的,都不会吃。

无论厨房怎么处理黄瓜,梁斐小朋友都坚定不移地碰都不碰。

秉着营养均衡的原则,舒瑶不得不和儿子进行严肃谈话。

“妈妈很能理解你的处境,”舒瑶严肃开口,“就像我,我不喜欢吃胡萝卜,但爸爸也会坚持在我的菜谱上增加胡萝卜这一项。”

她苦口婆心:“所以呢,连妈妈都为了健康而坚持吃不喜欢的食物,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黄瓜呢?”

梁斐一针见血:“那是因为爸爸答应你,每次你老老实实吃饭后就给你零食奖励,而我并没有零食奖励啊。”

舒瑶:“……”

她和梁衍的默认交易,就这么被梁斐直戳戳地指了出来。

舒瑶只能换一种说法:“那你可以参考一下你爸爸,他从来都不挑食耶。”

梁斐:“因为整个家都是他说了算,包括厨房。

他选择的都是他爱吃的菜,当然不存在挑食不挑食。

他不喜欢的东西,压根就不会出现在餐桌上。”

舒瑶被自己儿子的逻辑彻底打败了。

完全找不出反驳的话。

恰好梁衍听到母子间的对话,他缓步走来,俯身,按住儿子的肩膀,注视着这个与自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孩子,笑着夸赞:“这点你说的不错。”

梁斐挺直脊背,仰起脸来:“那我也应该有选择的权利。”

“所以你需要努力,”梁衍并非否定儿子的提议,“无论是食物,或者其他的东西,只有你能力足够,才能拥有选择权。”

梁斐目不转睛地看着梁衍。

他一直都很崇拜自己父亲,在小孩子眼中,没有什么比自己父亲更加能够令人仰望的存在了。

“现在,你吃穿用度都是我出钱,”梁衍垂眼看他,“所以必须要听我的。”

梁斐:“……那妈妈也在花你的钱呀,为什么她可以不听你的话?”

“因为她是我妻子,”梁衍从容不迫,“妻子享有和我同等的权利。”

梁斐被父亲驳的哑口无言。

刚刚他反驳自己母亲时候的话,现在一句也憋不出来了。

梁斐小朋友的挑食问题就此顺利解决掉,他不得不乖乖接受父亲的安排,苦大仇深地吃下自己不喜欢的食物。

在舒瑶生日的那天,梁衍休了年假,带着妻儿去《洪荒》主题的乐园。

哪怕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因着同人及各类衍生作品的爆红以及安利,《洪荒》仍旧保持着蓬勃向上的生命力。

再加上它特殊的游戏机制,精细的画面,以及背后衍慕集团大力进行的资金支持,让这款游戏在多年之后仍旧保持在各大平台下载的前列。

游戏热度高居不下,其主题乐园的游客量也在持续走高。

不仅仅是游戏粉丝,因乐园中各类设施完善齐全,又有各类大大小小的策划活动,如今俨然成为西京旅行打卡头号景点。

舒瑶近几年也不曾在媒体露面,少有人会将“瑶柱菌”和梁衍妻子这两个身份联想到一起,而舒瑶也喜欢这种不被人过多打扰的生活方式,乐的自在。

四年的时间变化很多,譬如当初恶名昭著的花篮娱乐,因为其霸王合同被人捅出,如今已经被视作业界毒瘤,名声下跌,早在两年前就申请了破产。

而昙花一现的网红陆岁岁,也被爆出各种负面消息,包括不仅限于被人包、养、插足他人婚姻等等。

邓玠仍旧不曾结婚,兜兜转转,他如今还是如以前一般,包、养了陆岁岁。

或许是这些年真的受到了某些打击,他不曾再如以往那样浪荡,但也很难再找到良配。

如今他风声远扬出去,但凡有些地位的人家,都不肯再将女儿嫁给他。

舒明珺已经向家人彻底摊牌,表明自己不会结婚,更不会有孩子。

她喜欢一个人生活,一心专注事业,不需要男人,也不需要伴侣。

伯母在默默地哭了两场之后,最终还是尊重了女儿的选择。

而大伯舒世铭,也没有干涉女儿的选择。

经过严密商谈之后,他和舒明珺决定,在舒明珺退休之后,会将两人全部的产业都留给舒瑶和梁斐。

舒瑶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很开心,姐姐能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如今的乐园游客过多,不少娱乐设施也设置了拿票排队的规矩。

当然,对于舒瑶这个乐园的主人而言,她可以优先选择特殊通道。

重新玩小船漂流的时候,舒瑶兴致勃勃地指着木芙蓉树,告诉梁斐:“我第二次意识到对你爸爸心动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那时候木芙蓉花开的很美,刚刚转过前方的峡谷,就看到你爸爸在那个亭子里看书——”

梁斐听的兴致勃勃。

他对父母间的过去很感兴趣,但父亲很少会告诉他这种事情。

梁衍负责用桨,他听舒瑶说完,才说:“那你知不知道,当初我在亭子中等了你两个小时?”

舒瑶惊的睁大了眼睛:“什么?”

“《洪荒》邀请你的票是我送你的,这场活动也是我策划的,”梁衍不紧不慢地开口,“从一开始,我就计划着让你怎么看到我。”

舒瑶沉默了。

水珠儿溅起来,她的裙摆被沾湿,微凉贴在肌肤上,有种奇怪的触感。

梁斐惊叹一声:“爸爸,您这种行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守株待兔?

老奸巨猾?”

梁衍纠正:“或许你可以换个更好听的词语,比如说深谋远虑。”

舒瑶慢慢地醒过神来:“在学校里遇见的那一次,就是我当志愿者——”

“也是我事先打听好你在那里,才特意过去,”梁衍凝视她,“我一直在等你。”

舒瑶脑子有点混乱了。

所以,那些意外和巧合,从一开始都是他安排好的?

“赵升炳的事情出乎我的意料,我不曾想过他会用成绩来要挟你,”梁衍说,“不过我很开心,你能主动来寻求我帮助。”

他语调平和,淡然地讲述着舒瑶所不知晓的另一面。

舒瑶伸手,探入溪水中,摸到了清澈的一汪水。

梁斐已经听不懂了:“妈妈,你认识爸爸的时候还在读书吗?”

舒瑶点头。

梁斐忍不住追问:“妈妈,那您是怎么和爸爸认识的啊?”

舒瑶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他,梁衍说:“学校的志愿者活动,我对你妈妈一见钟情,继而展开激烈追求。

好不容易,才追到了她。”

梁斐感叹:“好浪漫哦。”

舒瑶谴责地看向梁衍。

哎哎哎?

这是在欺骗孩子吧?

触及到舒瑶的视线,梁衍说:“我认为这个相遇更适合我们。”

梁斐哪里知道自己被父母欺骗了一次又一次,在小孩子的心中,能够听到如此浪漫的父母爱情故事,已经是件很美好的事情了。

他开开心心地追问了好多,包括舒瑶如何答应的梁衍,两人之间谁先求的婚,等等等等。

梁衍耐心地回答他,直到下船后,梁斐蹦蹦跳跳地跟着工作人员去洗澡换衣服,舒瑶才问梁衍:“这样骗他是不是不太好呀?”

梁衍正在脱被水浸湿的衬衫,漫不经心地解开纽扣:“难道要告诉他,是小樱桃对我见色起意,被我捡回家吗?”

舒瑶重重地拍了下他的背:“哥哥!”

梁衍把她的两只手握住,往下拉了拉,阻止她的乱动,笑着垂眼看她:“好了好了,不闹了。

是我对小樱桃见色起意,强取豪夺。

这样的版本是不是不适合讲给孩子听,嗯?”

舒瑶从他手中将自己的手腕挣脱:“……确实有点哦。”

她和梁衍之间,从一开始就充满着绯色气息。

舒瑶感喟:“为什么旁人的初恋都是青涩的,而我们的只有色情呢?”

梁衍已然脱下衬衣:“但我只对你有过**。”

梁衍并未说谎。

在遇见舒瑶前,晚上会有生理需求,他向来自己解决:在父母旁敲侧击询问他是否有心上人时,梁衍才发觉,自己不曾对其他人产生过**,哪怕只是短暂的念头,也没有。

唯独舒瑶,令他破例失控。

舒瑶自己都意识不到,她对于他而言拥有多大的吸引力。

她简直就是**的催化剂。

梁斐还在外面乖巧等着,两人在更衣室中自然不会乱来。

午饭是在舒瑶的专属房间中用餐的。

梁衍工作繁忙,外加舒瑶不爱出门,梁斐鲜少能有和父母外出游玩的机会,十分兴奋。

等到午饭结束,舒瑶和梁衍去午睡,他还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兴致勃勃地和玩偶玩。

这里的玩偶也都是《洪荒》系列的,一个个做的十分精致。

梁斐翻来覆去拨弄了一阵,听见有人敲门。

他打开门,看到林特助的脸。

梁斐很有礼貌:“林叔叔,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林特助跟随父亲多年,梁斐很尊敬他。

没等林特助说话,他身后的许世楚先探出半边身体,笑眯眯地和梁斐打招呼:“嘿,小家伙,你好哇。”

梁斐看着许世楚。

他很聪明,没有耗费太多的力气,就记起了这个人是谁。

—以前许世楚追求过自己妈妈,当然,是很笨拙的那一种。

感情萌芽还没开始就被掐死腹中。

梁斐从来不会不怀疑父母之间的感情。

在他眼中,母亲很温柔,她会为醉酒后的父亲耐心地煲汤:有次父亲感冒,她哪里都没去,在家中守了他两天。

梁斐也曾见过,书房之中,母亲坐在沙发上看漫画,父亲躺在沙发上,枕着她的腿休息。

至于父亲对母亲——

这家中所有人都知道,父亲深爱母亲,这份爱甚至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母亲所吃的每一道菜甚至每一份零食,都会由父亲进行挑选:母亲不喜欢和人交际,父亲会为此推掉不少应酬。

旁的小朋友会骄傲地说自己是父母最爱的那一个,但梁斐知晓,父母永远深爱着彼此,他们才是对方心中最爱。

去爷爷奶奶家吃团圆饭的时候,也能听到却葵姑姑调侃妈妈,说梁衍当初疼她疼到骨子中,甚至都不让梁斐吃母乳。

梁斐不会为此有什么不平,毕竟父母爱他也是真的。

但对于想要插足父母感情的家伙,就不值得原谅了。

梁斐礼貌地和他打招呼:“世楚哥哥,你好。”

许世楚揉了一把梁斐的头发,笑眯眯:“叫什么哥哥呀,叫干爹,知不知道?”

梁斐:“……”

他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问:“你爸爸呢?

我找他有点事。”

梁斐说:“爸爸在睡午觉。”

林特助拦下许世楚:“许先生,您先在外面等一等。”

许世楚坐在沙发上,手指撑着额头:“既然大哥还在休息,那我就在这里等一等他吧。”

他可不敢打扰梁衍睡觉。

不然等梁衍醒来,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他。

林特助答了声好,开始泡茶。

他可不能放梁斐和许世楚单独相处。

梁斐盯着林特助往茶壶中放茶叶,忽然想起了绿茶这个词语。

除了许世楚,梁斐还知道许世楚的姐姐,许纯薇。

这也是却葵姑姑告诉他的,微微皱眉,说许纯薇当年喜欢他父亲,还做了些不好的事情。

却葵姑姑性格温柔,不太擅长骂人:比起来,艾蓝姨就直接多了,她说许世楚和许纯薇就是一对绿茶姐弟,那种浓到隔着八百里开外都能闻到茶香的家伙。

梁斐不懂绿茶什么意思,还是母亲告诉他,这个词经常用来形容那些外表单纯无害,实则一肚子里坏水的家伙。

他盯着许世楚的脸庞看了好久。

许世楚已经感受到了这小家伙的强烈注视。

手指托着下巴,许世楚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和梁衍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家伙。

甚至连眼下的泪痣也一模一样。

不得不说,许世楚很享受这孩子的注视,会让他有一种在欺负幼年版梁衍的感觉。

毕竟梁衍平日里过于高高在上,令许世楚只能仰望,断然不敢有所争论。

许世楚问:“怎么了?

阿斐?

为什么一直看我?”

梁斐说:“因为哥哥你长得很好看啊。”

许世楚最为自恋,再加上这话是从幼年版梁衍口中说出,无疑加重了他的虚荣心。

许世楚顿时心花怒放:“你觉着我哪里好看啊?”

“哥哥你长的很绿茶啊,”梁斐认真地说,“单单是看脸的话,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哥哥你竟然喜欢插足别人感情哎。”

许世楚:“……”

他觉着自己的小心脏,被眼前的小团子用力插了一刀。

现在正biubiu地拼命往外冒着血。

没等许世楚反应过来,梁斐继续感叹:“听说哥哥现在还是单身?

哥哥很擅长唱歌对吧?

职业是爱豆?

这个职业很适合你呢,简直是为你量身订做的。”

鉴于前车之鉴,许世楚认为自己不应该再追问下去了。

从这孩子口中,他绝对听不到他想听的那种话。

受该死的好奇心驱动,许世楚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爱豆不是要保持单身吗?”

梁斐笑眯眯地看他,“你这么绿茶,肯定找不到女朋友吧

许世楚:“……”

旁侧的林特助,忍笑忍的很吃力。

他的肩膀不停抖动,必须竭尽全力,才能控制自己不笑出声音来。

将茶水倾倒入杯子中,林特助将杯子递给许世楚:“许先生,您的绿茶好了。”

许世楚没有接那杯子,站起来,脚步虚浮离开。

林特助问:“许先生?”

许世楚看了眼梁斐,艰难地对林特助说:“等大哥醒了再叫我吧,我不行了……”

他毫不怀疑,再和梁斐这个小家伙相处下去,自己迟早会被气出内伤。

—他没有看走眼。

—梁斐就是梁衍的翻版啊!简直一模一样!

……

一小时后,梁衍才结束了午睡,他刚打开门,梁斐就走过来,开开心心地告诉他,刚才许世楚过来了。

不过又被他气走了。

梁衍耐心听完梁斐说话,摸摸他的头:“不错,长进了。”

梁斐想要往梁衍身后看,又被爸爸按回去。

他只看到了床上微微的隆起,舒瑶背对着他,胳膊上有一点红色的痕迹。

梁斐疑惑不解:“妈妈还没醒吗?”

“她睡午觉累到了,”梁衍面不改色,“让她多睡会吧。”

梁斐好奇追问:“睡午觉为什么会累到啊?”

“因为做了噩梦,做噩梦会让人越睡越累,”梁衍温和地欺骗着小朋友,牵着他的手,将门轻轻关上,“来,和爸爸讲讲,你刚刚怎么气走许世楚的?”

门内,舒瑶睡的香甜,手指贴在脸颊处,嗅到了甜甜的橙花香气。

而门外,餍足的梁衍喝着茶,耐心地听自己儿子开开心心地讲着他“智斗绿茶”的过程,偶尔赞叹一句。

阳光正好,春日明媚。

万物皆徐徐复苏,轻风剪剪。

至于许世楚——

他失魂落魄地打电话给邓玠:“玠哥,你真的觉着我很绿茶吗?”

(全书完)

绝对掌控最新章节手机版 - 绝对掌控全文阅读手机版 - 绝对掌控txt下载手机版 - 多梨的全部小说 - 绝对掌控 小说娃移动版 - 小说娃手机站

《绝对掌控》小说推荐: 新婚错爱:祁少的私宠罪妻妙手小医仙吴东修罗剑神三寸寒芒天降仙帝叶玄冰清雅修罗丹帝重生过去的逍遥人生修罗丹帝全文免费阅读修罗丹帝三寸寒芒修罗丹帝王腾修罗丹帝王腾莫湘王腾莫湘小说王腾小说免费阅读王腾小说修罗丹帝修罗剑神时间制御者我有五个大佬爸爸修罗剑神王腾修罗剑神王腾莫湘王腾莫湘全文免费阅读第一狂婿重生男神从做游戏开始路鱼我的金手指是卡皇美食供应商校花的贴身高手快穿之极品大丫鬟权宠天下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总有恶人想害本宫
猜你喜欢: 重生男神从做游戏开始爱你是我难言的痛狂医神婿陆羽林慕雪快穿之极品大丫鬟攀上漂亮女局长之后……从做梦开始的暴爽生活新婚错爱:祁少的私宠罪妻医武至尊豪门弃婿无尘紫悦丑女重生:霍太太娇又飒沈暮霍云骁她那么甜,他那么野从向往的生活开始打卡无敌选择系统美国乡下当医生向往的宅村系统赵旭小说我的战神女婿肖晨华娱之巨星崛起重生香江之金融帝国小农民的爽歪歪生活于枫杨黎如都市极品医神美梦时代妙手小医仙吴东签到致富系统唐傲叶婉柔刷点外挂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废婿唐锐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本站强推: 乡村逍遥小村医桃运小村医盘手札记重生之逆岁月重生之金融猎手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重生男神从做游戏开始快穿之极品大丫鬟狂医神婿陆羽林慕雪我有五个大佬爸爸爱你是我难言的痛重生之玩转金融界男人三十(人到中年)攀上漂亮女局长之后……从做梦开始的暴爽生活美国乡下当医生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璀璨人生豪门弃婿无尘紫悦重生浪潮之巅新婚错爱:祁少的私宠罪妻资本江湖的最后一个大佬天降仙帝赌石之瞳方扬韩雪晴心动从回97年开始重生香江之金融帝国我在鬼市摆地摊那几年仙医邪凰:废物四小姐顾云初夜凌羽重返1989桃源俏婆娘

绝对掌控最新章节手机版 - 绝对掌控全文阅读手机版 - 绝对掌控txt下载手机版 - 多梨的全部小说 - 绝对掌控 小说娃移动版 - 小说娃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