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

小说娃 >> 太初符神 >> 第1306章 你算什么东西!(万字)
  • 主题:

  • 字体:

    -

    18

    +
  • 重置

第1306章 你算什么东西!(万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太初符神 小说娃 xiaoshuowa.net查找最新章节!

“合作愉快!”

在白炎表态之后,海王却是再次端起了一杯酒向白炎遥遥敬了一下。

“合作愉快,不过我还是希望海王老哥这边的事情能够尽快处理完。

然后尽快跟我前往幽魂域。”

对此,白炎也笑着开口说道。

然而听到白炎对自己的这个称呼,海王却是陡然一愣。

随即脸上却又露出了一抹新奇的笑容:“呵呵,有意思。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般称呼我,白小友倒是个妙人。”

而听到这话,白炎嘴角也露出一抹笑容。

想要让他当谁的晚辈后生,那是不可能的。

不论是面对谁,他总是能有办法将自己的辈分拉高,至少也得与对方平齐才行。

然而下一刻,海王却是丝毫不恼。

反倒是对这个称呼颇为喜欢。

又道:“既然如此,那么这件事情还得看白老弟这边呢。

若白老弟能够让阿萝小姐尽快的帮我死寂海处理完现在的困境。

那么我死寂海自然也是乐意尽快的出兵?

毕竟幽魂域与我死寂海的关系也并非是友善。

如果能够对幽魂司造成一定的阻碍,我死寂海自然是乐意至极。

而且不光是我死寂海,甚至到时候我还可以联系一下天妖宗以及骷髅岭。

我想他们那些势力同样是对幽魂司有着很大的成见。

若我沧溟域的这三大势力能够联合在一起,那么未必就不能与幽魂司正面抗衡一下。

而到时候想必白老弟要做些什么事情也会方便许多,你说呢?”

姜还是老的辣,此时海王显然很清楚白炎最想要的是什么,因此专攻他的软肋。

听到这话,白炎果然神色再次一动,随即又对海王抱拳:“那么此番就提前多谢海王老哥了。”

而就在白炎话音刚刚落下之时,一旁的奔波儿灞兄弟身上却是陡然出现了一些变化。

二人身上的阴阳之力陡然炽盛了起来,在某一瞬间爆发。

大殿中瞬间被阴阳图的虚影给覆盖,甚至那等阴阳大道产生的异象,还直接突破了这座大殿。

向着天外的穹顶而去,一时间整个死寂海总部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无数强者的灵识分分向这边探了过来。

“是我!”

见此,海王也稍微有些无奈。

只得发出了一道声音,但仅仅只是这两个字传出,那些探向这边的灵识便纷纷消散而去。

如是海王的话,那么造成什么样的意象在死寂海所有人看来都不足为奇了。

也根本就没有人敢质疑他在做什么。

“区区超凡一层的实力就能爆发出如此异象,果然不愧是阴阳大道的掌控者。

这般动静,属实厉害!

这一群年轻人的到来,或许真的会成为炼魂界域格局改变的开端。

希望这一次我做下的不会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看着奔波儿霸兄弟这边的动静,海王忍不住又在心头喃喃自语了一声。

是敌是友只不过在一念之间,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与白炎显然是互利共赢的局面。

所以即便海王并不是一个善茬,也征战四方杀戮无数,但此时依旧选择与白炎等人交好,以友善的方式来处理共同面对的问题。

而这种选择在他死寂海是极为少见的。

而这时白炎也同样看着奔波儿灞兄弟那边的动静,眼中充满了期待。

下一次奔波儿灞兄弟身上的气息便骤然强盛了起来。

超凡一层的实力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超凡二层。

“好家伙,这两个逼在那乱葬岗的时候才刚刚突破到超凡。

这还才不到两天的功夫,就直接干到了超凡二层,这种速度还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呢。”

看到奔波儿灞兄弟已然是成功的突破,白炎心中却是稍微有点儿酸了。

反观他自己,可是在化虚五层的境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不过也快了,眼下我已然化虚五层,再过一段时间便是能够到达超凡。

那个时候想必也就是我再次见到娘子的时候了吧。

不说还不觉得有什么,一说起来,心中居然还有点儿小期待。”

想到自己的两位娘子,白炎眼中却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抹骄傲的神色。

而嘴角却下意识的流出了些许口水。

见到他的这般模样,海王神色间再次有些诧异,而后颇为担忧的开口道:“白老弟,你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老弟你身上也是有着什么恶疾不成?

我听闻你们人族之中有些恶疾是从先天带来的。

这种情况无论修为到达什么样的程度,有时候都还是会再犯。

而我死寂海就有着一些偏方,你或许可以一试。”

听到这话,白炎神色间稍微有些尴尬。

而后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看着海王笑道:“让海王老哥见笑了。

此番我却是想到了某些事情,所以有些情不自禁。

却并非是什么恶疾,不过还是多谢海王老哥的关心。”

对此海王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目光继续落在奔波儿霸兄弟身上,此时奔波儿灞兄弟释放出来的那种阴阳大道已然尽数的回归到他们二人体内。

下一刻就见到二人身上的气息又收敛于平静。

随即他们也睁开了双眼,神色间有些激动第一眼就看向了白炎。

“白大人,我们好像又成功突破了!”

好像这个词就用得极妙啊。

却是更能衬托出一种不走心的感觉,反观白炎这么久了却还没有动静。

二人脸上便露出了一抹意味难明的骄傲。

见到这一幕白炎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他自然知道这两个逼又是在向自己炫耀。

或许在战斗力方面,兄弟二人绑在一起都不会是白炎的对手,至少单论修为此时兄弟二人已然是比白炎高出许多。

这就已经是足够骄傲的事情了。

不过即便知道兄弟二人的意思,白炎还是不得不向二人露出一抹假笑:“恭喜恭喜!”

“白大人,其实也有些东西真的不必刻意强求。

比如修为这种东西,白大人应该知足常乐才是,毕竟你距离超凡也很近了。”

此时在听到白炎的恭贺之后,奔波儿灞兄弟却更加的得意了起来,甚至开始对白炎进行说教。

白炎神色再次一愣,随即眼中也露出了一抹冷笑。

看着兄弟二人冷冷的道:“好啊,那可就要让你们俩来当一下我的陪练了。

毕竟修行之事还是得在实战中才更能受到启导。

择日不如撞日,乘着你们突破超凡二层的这个机会,咱们也来切磋切磋。”

听到白炎这话,二人脸上陡然难看起来。

整张脸变成了一个苦瓜样。

“额……白大人,我们刚刚只是说说而已。

说说而已……

完全没必要。

切磋的事情就算了吧,我们几斤几两自己心中也是比较清楚的。

或许娑桦大人和阿萝大人才更适合跟您陪练呢。”

奔波儿灞兄弟当即就在大殿中退了退,直到退到了角落里面。

虽然他们在境界上是要比白炎高几个小境界,战斗力方面也表现的极为不俗。

二人撑起阴阳图或许也能扛下圣者的一击,但依旧是被白炎秒成渣的下场。

这种方面,二人没有妄自菲薄,但也知道不能跟白炎这种妖孽中的妖孽相提并论。

在几人谈笑间,阿萝和娑桦身上的气息却是持续的增长。

二人的鬼气与生机各占大殿中的一边天,此时竟有种分庭抗礼的感觉。

“有意思,生之大道果然是一切负面属性能量的死对头。

即便是在这种入定修炼状态之下,都表现得如此明显。

就是不知这二位到底谁会更胜一筹,这倒是让人有些好奇呢。”

看着大殿之中越演越烈的生与死的对抗,海王不由笑着开口说道。

对此,白炎却是笃定的道:“没有什么悬念,她们俩即便在如何争斗下去,最终都是一个势均力敌的下场。”

“看来白老弟对这两位姑娘的了解还是颇深的。”

“那是自然!”

“……”

白炎一边与海王交谈着,娑桦和阿萝气势却越演越烈。

然而却没有结束的意思,这种状态直接是持续了将近半个多时辰。

此时娑桦幻化出来的那颗参天巨树已然是冲破了海王所在大殿的穹顶。

在整个死寂海总部熠熠生辉。

即便众人都知道这边有海王的存在,但还是有无数强者忍不住向这边奔来。

想要探寻一个究竟。

而另一边,阿萝幻化出的那个狰狞鬼头,也同样是穿越了穹顶,不断地吸收着死寂海中弥漫着的那种高品质鬼气。

“海王到底是在干些什么东西?

这种动静应该不是他搞出来的吧?

我记忆中他似乎也并不擅长生之大道的力量啊。

这种生之大道的力量,生机太过于纯粹了,让我等很是不喜欢。

如果不是那边有海王在镇守着,我定要去探察个究竟。”

“………”

虽然此时死寂海大部分人都不敢靠近,不想得罪于海王。

但靠近这座大殿的其他楼阁之上都站满了人。

静静的看着这座殿宇之上的异象变化。

“我去,不会在这等入定的状态下都还要再干一架吧。

这一对生死冤家还真是让人有些头疼呢。”

看到这生与死的异象演化到了极致之后,竟然开始互相碰撞起来。

白炎却是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

“呵呵,白老弟,这事儿为兄劝你不要多管。

这是她们俩,互相促进的一次机会,生与死之间的碰撞或许才能促使她们更进一步。”

见到白炎似乎有种想要插手的意思,海王忽然开口说道。

闻言,白炎果然是收敛了所有的动作。

颇为好奇的继续看着场中的变化,而这时丹田世界中的索拉卡也开口说道:

“这家伙说得不错,这的确是娑桦和阿萝的一次难得的机会。

她们二人同时入定,同时演化出异象,在入定的状态中碰撞,或许能够碰出更强大的火花来。”

听到索拉卡也是如是说道,白炎眼中就更加的期待了。

下一刻果然见到那虚幻的参天巨树,无数枝条陡然凝聚成了一条长鞭。

向着旁边弥漫着浓浓鬼气的狰狞鬼头抽了过去。

后者也同样不甘示弱,张开血盆大口传出了一阵猛烈的吸力。

向着参天巨树吞来。

仿佛要将这之一口吞下。

此时白炎也注意的端坐于大殿之中的娑桦和阿萝脸上也是眉头微皱。

即便闭着眼,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凌厉之意。

“我去,这种异象还能互相碰撞吗?

倒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在我死寂海总部,这种纯粹的生之力量想要跟鬼气相比,只怕是想得太多了。

我猜这棵代表着生之力量的巨树应该坚持不了一个回合吧。”

“我仿佛看到了这棵令人有些厌恶的大树下一刻就要被吞掉了。”

“………”

当此时,死寂海围观的众人也开始对着面前的局势讨论了起来。

只不过从这些言语之中,已然是能够听出死寂海的这些强者对娑桦已经是充满了浓浓的敌意。

不过下一瞬注定是要让众人大失所望。

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那棵参天巨树并没有那么不堪一击,但当那个巨树之鞭抽向鬼物的时候,却是与那鬼头发出的攻势互相湮灭而去。

即便是在这死寂海总部之中,依旧是战了个势均力敌。

这却是让众多的死寂海强者稍微愣住了。

众人都有些不甘,仿佛他们才是战斗的参与者一般。

“这你妈,这都能让他势均力敌吗?

这个生之大道的力量还真是强悍呢。”

随即不甘中众人又发出了如此感慨。

心中也是有些忌惮,甚至有些偏执者身上已然是升腾出了些许的杀意。

纵然如此,因为海王的关系众人也都不敢对于这一场战斗有任何的插手。

下一刻,生与死的异象却又再次开始碰撞了起来。

直至数回合之后,依旧是势均力敌的样子。

而在这种碰撞之中,这两道异象却都通通得到了升华。

仿佛变得更加的强大了起来。

而当最后一击之时,娑桦这边居然又再次凝聚出了两棵参天巨树。

三棵巨树成品字形向着那个鬼头镇压过去。

而此时那鬼头却是发出了一阵呜咽之声,瞬间便吸收了死寂海总部之中无数高品质的鬼气。

直接将身体手脚也都凝聚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鬼怪。

直接向着那三棵巨树硬撼而去。

这一刻,包括海王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一些细节。

“轰…”

本来两个都是虚幻的异象,但此时却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轰鸣声。

狂暴的能量波动向着四周席卷而去,幸好海王早就已经做出了防护,否则只怕周围死寂海总部的宫殿要坍塌一大片。

“我明明察觉到这两道异象都只是入圣一转到二转的气息,但爆发出的威能却直逼五转乃至六转了。

这到底是何人所为?

我想就连咱们死寂海的圣子辰南似乎也都还达不到这种程度吧。

我记得上一次辰南全力爆发之下,也仅仅只是跟一个入参圣四转的长老打成了平手。

而那已经是他的极限了,除非他现在已经再次做出了突破,可辰南擅长这种生之力量吗?

似乎也不行吧。”

这时围观的众人再次肆意的讨论了起来。

对于此时爆发出的波动,他们是既震惊又忌惮。

而当这最后的一击爆发之后,无论是那三棵成品字形的参天巨树,还是那个已然完整的鬼物。

都是双双湮灭而去。

大殿上方的虚空,自然恢复了平静。

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过,而大殿之中的娑桦和阿萝也是睁开了眼睛。

二人身上的气息也自然是水到渠成的来到了入圣二转的程度。

“哼!”

而当二人睁开眼睛第一瞬间,就是互相看了一眼。

而后发出了一道冷哼,随即二人便站了起来。

对着不远处的海王抱拳一拜,此番造化是海王赠与她们的。

无论海王最开始出于什么目的,她们都必须要感谢一下。

“多谢海王大人慷慨。”

二人异口同声的如是说道,而听到这话,海王却笑着摇了摇头:“两位弟妹不必多礼,此后咱们都是一家人。

这种举手之劳又何足挂齿?”

听到海王这话,不仅是娑桦和阿萝蒙了。

就连远处看热闹的人也都有些懵逼。

“弟妹?

海王大人什么时候有了个弟弟?”

“原来如此,既然是海王大人的亲戚,那么有如此强悍,也就不奇怪了。”

“呵呵,有意思。

海王大人居然隐藏着这么几个厉害的亲戚,我等居然一无所知。

那么是否就说明咱们死寂海以后就要多几个绝世天才了?”

“……”

死寂海围观的众人在听到海王这句话之后,顿时就有些不淡定了。

随即又兴奋地讨论着。

之前对娑桦生出的那些杀意也尽数的湮灭而去。

既是一家人,那么不管使用什么力量都是好样的。

“海王大人,您这是何意?”

这个时候阿萝却是率先开口问道。

只见她眉头微微皱起,阿萝下意识的就以为海王这是在刻意套近乎,然后想要让阴冥鬼体的她来帮死寂海做事。

不过还不等海王回应,白炎却主动开口道:“我与海王一见如故。

因此在你们入定修炼的时候,已经与他结成了兄弟。

故此,他叫你们一声弟妹好像也是不为过的。

所以阿萝你就不要再起疑心了。”

听到这话,阿萝和娑桦皆是诧异的看了白炎一眼。

似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话语中的意思。

“你…海王……兄弟?”

娑桦震惊的喃喃自语,然而却是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看向白炎的眼神之中,他不由再次多了几分佩服。

这时她忽然想起,曾经在古妖界之时,白炎与古妖界主也是称兄道弟来着。

而阿萝也是跟娑桦差不多的眼神,她自然也知道在酆都鬼城白炎跟鬼王称兄道弟。

这家伙无论是走到哪里,都是能够跟对方的大佬成为兄弟。

这手段,真的是当得上牛逼二字了。

不过震惊一段时间之后,娑桦和阿萝眉头却是再次皱了起来。

直接走到了白炎身边:“混蛋,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阿萝直接如是开口说道,言语间满是不解。

“此事我自有分寸,而且难道你们不觉得跟海王成为兄弟,在死寂海之中我们会更方便行事吗?

总之都是要合作的,而之后有着海王的这一层保护伞,也就多了一份安全保障。”

听到这话,娑桦和阿萝皆是无从反驳。

而这时,海王再次看了一眼自己已经被掀了穹顶的大殿,苦笑了一声。

但眼中却满含亮光看着阿萝:“阿萝弟妹,你刚刚突破,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休息过后或许就可以尽快的着手处理我死寂海的困境了。”

身为死寂海的海王,他自然是更加的关心死寂海出现的问题。

听到这话,阿萝眉头再皱,不过却还是开口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过去看一看吧。

我倒是并不需要休息。”

说到这个话题之后,其实阿萝心中还是颇为期待的。

毕竟她已经隐隐猜到死寂海的问题是什么了。

而需要她做的或许对她来说不啻于是一场大造化。

“如此甚好,那便要麻烦弟妹了。

我们此时便走吧。”

海王显然比白炎等人都要更为激动,当即看着阿萝开口如是说道。

这时白炎看了一眼还在处于固定状态中的辰南却又笑了笑:“圣子殿下还处于入定状态,咱们要不等一等他吧。”

白某人对辰南的称呼也改变了。

之前可是跟辰南称兄道弟的,此时他已然跟海王称兄道弟,自然是自诩要高圣子辰南一个辈分。

那辰兄的称呼便也就到此终结。

“这小子在这里安全无比,他想要入定到什么时候都由得他去。

我们先去看一看死寂海的事情吧。”

然而听到这话,白炎却是摇了摇头:“还是等一等他吧。

毕竟是他带我们来的,这时要是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的。”

嘴上这样说着,但白炎的态度倒也是颇为的坚决。

海王挑了挑眉不明所以,不过倒也不在这种小事上跟白炎犟。

而他自然是不知道辰南身为白炎手中的一张王牌,自是不可能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

关键时候还需要拿来用的。

如若让你辰南留在这里,白炎他们去看死寂海出现的问题,出现了争执乃至于身不由己的时候,王牌又不在手上,那可是不好办。

于是乎在等待中,众人的目光又汇聚在了辰南身上。

而在仔细的观察之后,白炎心头也稍微有些诧异,

因为此时从辰南身上释放出的异象也是颇为的惊人。

只见他身上弥漫出了无尽鬼气,虽然在白炎的感知中比不上阿萝的阴冥鬼气,但也极为不错了。

主要是这家伙的入定时间比阿萝他们都要长,这一点就极为恐怖。

入定作为修炼的一种特殊状态,时间越长自然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大。

“不愧是死寂海这种势力的圣子,果然是有着两把刷子。

不过就是不知道都是处于入圣一二段的实力,他们跟娑桦和阿萝碰撞一下,到底谁会更强一点。”

此时看到辰南身上的异象,白炎却不犹如是喃喃自语了一声。

而就在他自语声刚刚落下之时,辰南身上的气势也忽然一动,如阿萝二女一样,他身上的气息骤然顺理成章的从一转的程度到了二转。

“多谢海王大人馈赠!”

当才辰南醒来之后,却如同阿萝等人一样,率先向着海王躬身一拜。

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天才来说,从入圣一转突破到入圣二转,其实也并非什么难事。

只要机缘到了,那就很容易迈过去。

甚至熬一点时间也是可以的,但海王的这杯酒终究是让他们大大缩短了这个过程。

“若没有这种天赋,即便给了你造化也枉然。

这都是你应得的,那么现在咱们废话也就不要多说,带着白老弟他们前往出事的地方看一看吧。”

“好!”

对于海王的这一个提议,辰南自然是不可能会有异议。

而此时,他都还没有注意到海王对白炎的称呼。

………

“海王老哥,我想这个时候咱们应该要再坦诚一点了吧。

且先告诉我们死寂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在前往死寂海出问题的区域的时候,白炎突然向海王问了一句。

“辰南这小子之前没有告诉你们吗?”

听到这话,海王稍微有些奇怪。

白炎笑了笑:“之前圣子殿下说这是机密。

得我们到死寂海总部之后才可以告诉我们,不过到来之后却又一直没有机会。

故此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们死寂海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闻言,海王却是笑了笑又道:“白老弟,你其实也应该能够看得出来,在我死寂海的范围之中,乃是一块绝阴之地。

其中弥漫着各种高品质的鬼气。

这里就是所有鬼修的天堂。”

“我不敢说死寂海是炼魂界域之中鬼气最为浓郁的绝阴之地,但至少在沧溟域之中,这里称第二,没有哪个地方敢称第一。”

说这话的时候,海王语气间显然有些骄傲。

然而下一瞬,那等骄傲又变成了苦笑。

“不过绝阴之地有着一个特性,都是一个天然的聚阴大阵。

若这聚阴大阵遭受到破坏,那么其中的鬼气也就会日复一日消散而去。

而我死寂海此时所面临的困境便是绝阴大阵被破坏了。

而我死寂海中的人,没有一个能够进入到绝阴大阵的阵眼之中去修复。

必须得是鬼修之中的特殊体质方能到达那里。

我这么说,白老弟你能够理解了吗?”

在介绍死寂海特点的时候,海王就顺便将死寂海面临的问题一并说了出来了。

而听到这话,白炎一知半解,他身边的阿萝却是眉头一挑,眼瞳深处绽放着火热之光。

“那么海王老哥,咱们现在就是要去这聚阴大阵的阵眼所在吗?”白炎如是问道。

“我死寂海所在的这一处聚阴大阵共有九处阵眼。

在百年之前便有一处出现了破损的情况,而在两年前又有一个阵眼在开始泄露本源鬼气。”

说到这里,海王却是兀自叹息了一声,又道:“总共就只有九个阵眼。

如今已经是有两个出现了破损。

而这两年来,死寂海所在的这个绝阴大阵的鬼气也已经是泄露了很多。

乃至于比起百年前都已经是大大不如。

若再破坏一个阵眼的话,那我死寂海的这个绝阴大阵就将彻底的破坏。

那么五十年之内这里将鬼气就将散尽。

再也不适合鬼修生存。”

说到这里,海王却是再次向阿萝:“所以阿萝弟妹,此番即便不为我死寂海本身,就光是保留下一个适合鬼修生存的圣地,便拜托了。”

听到海王这话,阿萝却是郑重的点了点头:“海王老哥,放心吧,我会尽力而为。”

同为鬼修,阿萝的确是不想这等天然的绝阴之地消散于天地间,所以她自身也颇为感触。

当然,对于海王的称呼自然是跟随着白炎一起改变了。

而这一路而来,听到这里辰南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海王大人,白,白兄,他们的辈分忽然与你平齐。

那我,我,我怎么办?”

听到辰南这话,鬼王却是忽然笑了。

“什么你怎么办?

难不成你小子还想也跟我平辈吗?

这还不见过你白前辈…”

“这……我……”

听到鬼王的话,辰南霎时间欲哭无泪。

当然这都只是一个小插曲,很快他们在海王的带领下,便直接来到了死寂海总部最深处亦是最边缘的一个区域。

这里的鬼气明显要比之前那座大殿更加浓郁几分。

不过却是夹杂着几分混乱,阿萝一到这里便猛嗅了一口空气中的气息。

眼中居然是浮现出一抹陶醉之意。

“看来海王老哥你所说的被破坏掉的阵眼,这里应该就算一处了。

既然到了这里,那么把保护这里的阵法给撤去了吧。

让我看一看这阵眼究竟是长什么样子。”

这时阿萝却主动开口如是说道。

眼中甚至有着些许的期待。

“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且待老哥我现在就将那阵法给打开,让你好生看一看。”

海王笑了笑就准备动手。

然而这时却有一道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即几道流光便向这边飞驰而来。

“海摩柯,你要干什么!”

声音落下之时,这几人也出现在了海王等人面前。

为首的却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手持一柄月白色法杖的老者。

在黑袍的笼罩之下,看不清他的面容。

不过声音却是极为的沙哑,就仿佛是从棺材板里面爬出来的千年老妖。

不过这家伙的气息却是丝毫不比海王弱。

白炎等人在这老家伙一出来的时候,就如临大敌。

因为这老家伙颇不厚道,在一出来的时候身上的气势就已然将白炎阿萝娑桦等几人给笼罩了。

而这时白炎在看到这黑袍老家伙身后的几人之后,神色间却又忽然会意过来。

因为这几个老家伙就是在刚刚到达死寂海之时出来迎接他们而被辰南怼了的那几位。

“呵呵,看来死寂海之中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嘛。

这派系分得还挺复杂的。

不过我倒是好奇,什么人居然敢跟死寂海的海王作对。”

白炎在心中如是自语了一声,而索拉卡也给出了一些回应。

“白炎,这老家伙的实力极强。

你要小心一点,在关键时候你可以随时使用你黑姐的力量。

她已经准备好了。

这老家伙的气息并不比海王弱分毫,而且我感觉到他对你们有着一种浓烈的敌意。

如果他突然对你们出手,必然会吃大亏的。”

听到索拉卡言语之中的严肃,白炎神色忽然一震。

一般情况下,索拉卡可不会主动提醒敌人会怎样。

而这一次既然主动开口了,那便说明情况的确是有些不一般。

“呵呵,祭祀大人这是干什么?

本王要修复我死寂海的聚阴大阵阵眼,你要阻我吗?”

见到这群老家伙出现,海王神色间也忽然有些冷了下来。

然后听到海王的话,这被叫做祭祀的黑袍又冷声着道:“若你真想要修复我死寂海的阵眼,那我自然不会拦着你。

但你现在做的是想修复吗?

身为死寂海的海王,却无半点海王该有的样子。”

只见此时这祭祀不由分说便是一顶大帽子向海王扣了下来。

却把海王给整笑了。

“祭祀大人此话从何讲起?

我为什么不是在修复阵眼了?而我又哪里没有海王的样子了?

此番祭祀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王可能不会依你。”

此时海王看着祭祀的神色依然是冰冷异常,并且二人身上的气势自然在互相的抗衡着。

俨然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见到这一幕,无论是祭祀身后的那几位寂灭寂然等长老,还是海王身后的白炎等人。

神色都凝重了起来。

如果是这种级别的人大打出手,那么他们这些人可能都要被殃及池鱼。

“呵呵,看祭祀大人这架势,是要与本王打上一架了。

也正好,百年前咱们那一场战斗还未分出胜负。

或许延续至今,也可以看一看到底谁更胜一筹了。”

说到这里时,海王身上的战意陡然飙升到了极致。

然而见此,那黑袍祭祀却仿佛瞬间怂了一般,身上原本还凌厉至极的气息顿时收敛了起来。

“海摩柯,你知道我是并不想跟你打的。

你我终究都是死寂海的中流砥柱。

没有必要因此事而大打出手,而且即便要大打出手也不是在这个位置。”

黑袍祭祀如是说了一声。

然后听到这话,海王却是再次浮现出一抹冷笑。

“这么说来祭祀大人是不想跟我动手喽?

那么便请不要阻碍我办正事儿吧。”

这话一出,那黑袍祭祀却又再次摇了摇头。

“海摩柯,你真的是不明白我的意思,还是在跟我装傻?

我听闻你想跟这几个小辈交朋友?我死寂海什么时候用得着这般卑微了?

既然来到了我死寂海总部,那便是由死寂海说了算。

还妄想跟我死寂海谈条件,却是永远也没有这个可能。

所以我刚刚说你已然没有一个海王应有的样子可有说错的地方?”

这时祭祀又如是说了一句,说这话的时候身上的气势再次将白炎等人给笼罩了起来。

而海王则是再次笑出了声。

“原来祭祀大人在意的是这个问题,为何不早说。

那么你觉得还有什么方法比本王这个办法更有效的呢?”

海王此时神色也颇冷,看着祭祀如是说道。

“阴冥鬼体既然来到了我死寂海总部,那么便应由我死寂海趋驱势。

不管效率怎样,我死寂海要的只是威严而已。”

这话一出,祭祀看向白炎等人的目光就更加的冰冷了。

“呵呵,这位祭祀大人,能否容在下也说两句?”

这个时候,白炎却是再也忍不住想要说话了。

“呵呵,据我得到的信息看来,你就是那阴冥鬼体的主人吧。

此番你倒是也有说话的资格。”

祭祀冷冷的看了白炎一眼而后如是说道。

白岩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和煦的笑容,看起来人畜无害。

而后道:“我想说的是,即便这里是你死寂海总部。

但想要将我们随意拿捏,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这话一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白炎。

兀自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这家伙是疯了吧,难道他不知道他此时面对的到底是何人吗?”

“白兄,哦不,白前辈,你怎敢如此?

赶快向祭祀大人道歉!”

此时在众多围观者震惊的讨论声中,辰南却是有些慌了。

看着白炎赶忙如是开口说道。

至于祭祀是背后的那几位寂灭寂然等长老神色间却是忽然露出一抹狂喜之色。

此次祭祀本来就是听从了他们的话,才前来找麻烦的。

此时白炎自己就发出了这般作死的言论。

他们自然是无比的高兴。

“呵呵,原本祭祀大人这一次只是想要将阴冥鬼体拿捏在手上,并不想杀任何人的。

但是这耐不住这小子要自己作死啊。”

“我想,就算祭祀大人慈悲为怀,此时也忍不住想要杀人了吧。”

“……”

在寂灭等长老窃窃私语的时候,祭祀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

看着白炎稍微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

“小子,你说什么?

可敢再说一遍!”

听到这话,白炎却是再次笑了。

“我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受虐,而且还是一次就来两遍。”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你好了,听好了。

你,算,什,么,东,西!”

此时白炎竟是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当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落下。

祭祀身上陡然爆发出无比炽盛的杀意!

与此同时,海王也看了白炎一眼,神色间满是无奈……

【作者题外话】:今天又是让你们爽歪歪的万字大章→_→

太初符神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太初符神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太初符神txt下载手机版 - 白衣洛阳的全部小说 - 太初符神 小说娃移动版 - 小说娃手机站

《太初符神》小说推荐: 超绝圣医林阳苏颜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顾南舒陆景琛我能打造神器温柔深处是危情陆景琛顾南舒温柔深处是危情陆景琛顾南舒陆景琛顾南舒全文免费阅读陆景琛顾南舒小说火爆女君的修仙路陆景琛顾南舒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南舒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南舒陆景琛篮坛紫锋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南舒蚀骨强宠总裁妻不死战神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顾南舒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绝世邪神温柔深处是危情全文免费阅读温柔深处是危情陆景琛顾南舒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南舒小说我有神级键盘顾南舒家里有门通洪荒顾南舒陆景琛我在末世当司机谁难受谁知道
猜你喜欢: 护国龙帅叶不凡徐清婉一胎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春花秋月(暧昧春情)医权当道剑主神荒龙脉武神逍遥人生(风情都市)春色无边超绝圣医林阳苏颜医权当道真剑都市美艳风流记覆雨邪情修真强者在都市许枫庄瑶轩辕大宝(少年大宝)娇妻的故事惊天剑帝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顾南舒陆景琛盖世战神萧天策妇科乡医武林启事录护国龙帅至尊狗剩闭关千年,瑶池女友请我出山诡纹浪漫官途风流花少不死战神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温柔深处是危情全文免费阅读温柔深处是危情陆景琛顾南舒
本站强推: 护国龙帅叶不凡徐清婉一胎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斗破之我有个强化挂春花秋月(暧昧春情)诡纹荣耀骑士团医权当道神医如倾剑主神荒春色无边都市美艳风流记龙脉武神逍遥人生(风情都市)修真强者在都市办公室妻子的悲哀木叶大战海贼王超绝圣医林阳苏颜医权当道真剑超绝圣医覆雨邪情剑主神荒许枫庄瑶轩辕大宝(少年大宝)都市战神萧天策人类更新计划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龙武明尊娇妻的故事谁难受谁知道闭关千年,瑶池女友请我出山

太初符神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太初符神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太初符神txt下载手机版 - 白衣洛阳的全部小说 - 太初符神 小说娃移动版 - 小说娃手机站